三亚娱乐城


怀才就像怀孕,慢慢显现出来。

细雪翻沙下 寒风战鼓鸣

发布时间: 2017-10-14 11:12

 那一年,春节刚过,我就独自带着女儿来到北京,参加电影学院的招生考试。那时,考试竞争十分激烈,考试的形式与难度更是出人意料。看着那么多人报名,看着那么多的优秀人才,我心灰意冷,心想希望是没有了,但既来之,则考之吧,哪怕是学习学习,开开眼界也好,也不枉千里迢迢,来京一遭啊。
  
  于是,我们安营扎寨,住在离校不远的一家旅馆里。旅馆不算小,有几十间房间,价格不贵,因为是地下室,空气不太好,但由于离学校近,价钱又便宜,旅馆生意很好,尤其是每年考试前,更是人满为患,来迟了还住不上呢。
  
  那天,睡到夜里,忽然被一种奇异的声音惊醒。我躺在床上,仔细的辨别着,怎么也分辨不出,像哨音,又似马鸣,像鬼哭,又似狼嚎,有时又如瀑布湍流,钱塘江的大潮,呼啸而来,又渐渐远去。可过了一会儿,又如期而至,我有点害怕,生平从来没有听过这么恐怖的声音。这一夜没有睡好。第二天早晨,我把夜间听到的声音和旅馆老板说了,他哈哈大笑,说那是风声,曾有不少人问过呢。我诧异,怎么压根就没有想到是风声呢。我想起了古人的诗句:“”,“昨夜朔风吹倒人,梅花枝上十分春”。老实讲,以前只是听说北京风大,这下可算真真的领教了。
  
  还是言归正传吧,坦白的说,虽然不是自己考试,但却紧张的很。记得在考前一个月的辅导班里,我经常溜进学校里去看考生上课,做排练。不看则已,一看我彻底失去了信心。论形象,许多女生那叫一个漂亮呀;论才艺,一些人的水平那叫一个棒呀。我只好对女儿说,好好学,尽最大努力吧。但奇怪的是,旅馆的老板娘却对我说,你的小孩能考上。我问为什么,她说,每年的考生不少都住这里,我有经验了嘛。我说,托你吉言,考上了我请你吃饭。心里却在说,你是在安慰我呀。
  
  考试很快就开始了。首先是初考,也就是一试。十几个人一组,一字排开,站在考官面前,也不做什么才艺展示,主要是目测,看你的形象和气质,旁边还有摄像机,拍下来再看看你的上镜形象如何。这一关不好过,许多人就这样残酷地被淘汰了。还好,女儿幸运的闯过了初试。
  
  接下来就是复试。这一关最重要,难度也最大。先考的是朗诵,这我不太担心,因为女儿曾参加过省、市里的演讲大赛,成绩尚好。果然考的很轻松。接着是声乐考试。唱的是周亮的《你那里下雪了吗》,虽然是通俗歌曲,但模仿的很像,按我的话说,几乎到了乱真的程度,所以我心里也有底。再下来就是考形体,也就是跳一段舞蹈。跳舞是她的强项,而且准备的非常充分。跳的是一段印度舞,装束行头也很到位,该舞有一定难度,能够充分展示自己的水平。不出所料,刚跳玩就博得了大家的一片喝彩。回来的路上,我还听到有的考生在议论,那个跳印度舞的人,简直达到了专业水平,我们哪行啊。我心中窃喜,起码说明女儿的水平还不错嘛。
  
  晚上,我对女儿说,前面你考的还好,但不能松懈,难的还在后面呢。因为还有一项难度最大的小品没有考。果然不出所料。考试开始了,一下上来十个人,主考老师亮出了考题------《郊游遇到一条蛇》,只给几分钟的准备,要求小品有故事情节,生动有趣,突出主题。老实说,这个小品难度不是太大,但要在很短的时间里编排出来的确不容易。女儿反应比较快,很快说出了故事大致的情节:一群女生在郊外游玩,遇到了一条蛇,吓得四处逃散,其中一人不幸被蛇咬伤,一个大胆女孩,勇敢机智,奋不顾身,在大家的共同努力下,终于打死了蛇,最后抬着受伤的女孩向医院走去。这里面主要角色只有2个,即是打蛇者和被咬的人。当时有个四川的女孩,形象和演戏都很好,是女儿的主要竞争对手。她演被咬的人,女儿演打蛇的人。这时候,主要角色很重要,不仅决定了小品的成功与否,关键是能吸引考官的眼球。而你又你必须有抢戏的能力,才能最大限度地表现自己。四川女孩演的不错,被蛇追咬的经过表现的很到位。但女儿则更胜一筹。当大家惊恐万状,无计可施的时候,她忽然找到一根树棍,谁知用力过猛,树棍断了,怎么办?说时迟那时快,女儿情急生智,突然用手抓住了蛇,而蛇则紧紧地缠住了胳膊,她涨红了脸,双手紧紧地攥住蛇的七寸,慢慢的蛇没有劲了,从胳膊上滑落了下来。。。。。。后来女儿告诉我,你曾经说过,七寸是蛇的心脏部位,所以打蛇要打七寸。当时我想到了你的话,来了灵感,爸爸还要感谢你啊。我听了哈哈大笑。
  
  后来三试和面试也考得不错。特别是最后的面试,也该她走远。其中有一题问的是红楼梦的话题,这方面女儿非常熟悉,上小学的时候就经常读,书里面的章节以及人物关系搞得非常清楚,所以说,运气来了挡也挡不住啊。为什么偏偏就考这个题目呢,我在想。
  
  终于,专业课过关了,学校发了文考证,参加全国的高考。由于认真复习了,所以也顺利地通过。在这里也是十分的幸运。全省共有3人过了专业课。高考的时候,有一人文化课没有及格,另一位考的分数在女儿之后,真是运气到家。
  
  那一年,全国有2000多人参加电影学院表演系的考试,最后只录取25人,可谓是百里挑一。是啊,对于我们家来说,那是个幸运的年头,那是个令人难忘的年头。如今,许多年过去了,但在那个刮风的春天里,带着女儿进京赶考的日子却永远留在我的脑海里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