不能没有知己这样人生才不会残缺_杭州大市场物流广告有限公司

三亚娱乐城


怀才就像怀孕,慢慢显现出来。

不能没有知己这样人生才不会残缺

发布时间: 2017-01-17 10:53

 
 
 
青春的记忆《四》
 高济胜 
          如果一定要在班里选择一位最要好的同学的话,那么,非高济胜莫属了!
          此次见到高济胜,并没有感觉到他有多大的变化,温和的笑容,咪咪的眼睛,十分可爱的样子,时光留给他的依然是一副朝气蓬勃的风采,青春的影子在他光泽的容颜里似乎并没有走远。
          在同桌中,他是和我坐在一起最久的一位,也是最能合得来的一位。
          学习上,高济胜并不是特别用功,属于贪玩的那一类,高济胜爱好体育,喜欢打篮球,个子虽然不高,球技却非常地出色,三步跨栏、三分投球、揽下争球、当差、鱼跃争顶、跑位、拉杆等许多的动作被高济胜挥洒得淋漓尽致,无论是体育课还是课间,都能看到高济胜与身材高大的男生在篮下一争高下的身影,即便是在放学后等车的空隙,高济胜也不放过一展英姿飒爽的风采,这一点,也曾让我羡慕不已。
           高济胜居住在距石炭井近二十多公里外的八号泉,父亲在水泥厂上班,兄弟五人,他排行老三,也只有他走进了高中的课堂,所以,父亲对他就格外恩宠,只要是高济胜决定的事,父亲都会尽最大的努力满足他,这些事情,高济胜不止一次在我面前提到过。因为路途遥远,高济胜每天坐班车上学放学,中午吃自带的干粮,三年来一直如此。
            高济胜很能吃苦,也很能干,毕业之后的高济胜在山上打过料石、拉过沙子、卖过水泥、运过土方,许多的脏活累活,他都历练过,感觉他就像一个不知疲倦的老牛,永远都在筋疲力竭的躬耕着一份坚持不懈的责任。
            婚后的高济胜去了石嘴山建材厂上班,不久,建材厂因负责无力经营时,高济胜与几位好友一同承包下来,几年之后,依然不见好转,万般无奈中,高济胜悲情地离开了建材厂。为了生计,高济胜携妻女在惠农铁通公司谋了一份差事,妻子在当地开了一家通讯店,钱虽然挣得不多,但也足够成为他们一家三口将日子继续下去的保障。2014年,夫妻二人将自己的女儿送进了西南某科技大学深造,这也了却了高济胜未能挤进大学校门的遗憾。
            高济胜性格温和开朗,思想简单纯洁,讲起话来不分场合、不计对象,随心所欲地讲,无遮无拦地说,常常因几句话得罪于人而不知,在和我的交谈中,我毫无忌言地直击他性格的要害,高济胜也很坦率地承认了自己这一性格的盲点。
            高中毕业多年后第一次见到他是在同学林德明家的餐馆里,还是老样子,无论是容颜还是性格,一点都没有变。第二次见到他是在大街上,那天,我在街上某鞋摊上修鞋,高济胜开一辆破烂不堪的皮卡车,后座上拉一些货物,从我的身边经过时,我看到了他并大声喊住了他,他把车停在路边,因急着送货,我们只是客套地聊了几句,他便匆匆地开车走了。第三次见到他时在2006年的那次同学聚会上,当我走进餐厅的大门时,高济胜便闪现在我的眼前并和我紧紧地拥抱在了一起,很激动的样子,没有任何的言语,就在那一刻,我能体会到高济胜对我的深情厚谊。
            在龙泉山庄玩枪战时,高济胜被安排在了第二批次进行,因为第二批次人少,高济胜要求我再陪他玩一次枪战,枪战结束之后,高济胜被橡皮子弹击中眼角,眼睛瘀肿,流了不少的血,我一直在怀疑那一枪是不是我射中的,因为,枪战的过程中,银丽将她的那只有子弹没有气的枪交给了我,我又重新换了一管气,手持双枪像土匪一样四处扫射,见到灵动的影迹便是一梭子子弹,感觉自己的嫌疑最大,所以,也就心存愧疚!
            晚上,在龙泉山庄吃烧烤时,高济胜拉我坐在了一起,他很想和我在一块喝点啤酒,唠唠家常,可惜,自己滴酒不沾,无法相陪,我给高济胜斟满杯中的啤酒,高济胜一杯接着一杯将啤酒灌进了自己的肚里,我再次问起他的眼睛,高济胜始终还是那句话:“没事的、没事的-----过几天就好了”。
            几天之后,我再次打电话询问高济胜的伤情,从电话能听出高济胜很兴奋的心情,他说早好了,没什么事,不用担心,我们聊了很长时间,有一种恋恋不舍的情愫在里面。电话里,他一再叮嘱我,有机会到惠农来,一定打电话给他,不然,就不是朋友,言辞中溢满牵挂与厚爱!
          挂断电话,我一直在沉思,人生可以交很少的朋友,但是,不能没有知己,这样,人生才不会残缺。
          但愿好人平安,友谊长存!祈愿高济胜在未来人生路上一帆风顺!
郑永凯
 
          轮廓还是那样的轮廓,只是苍老了容颜。这次相聚,是毕业后第一次见到郑永凯。
          因在石炭井上班,那天,郑永凯一直在石炭井等着我们,当我们的车到达局一中时,他也开车带着赫洁赶到。郑永凯一下车,我便一眼认出了他,走上前去和他打招呼,他竟不理我,很臊面子,也许是和他打招呼的同学太多了,或许他的心思在美女的身上。
         走进校园时,薛建红要我给她留张影,薛建红刚刚站定,郑永凯凑了过来,于是,便给他们留下了这张不是夫妻胜似夫妻的合照 。
         黝黑的皮肤,中等身材,和我长的一样的帅气!
         与郑永凯最深的一次交往是在石炭井的电影院里,那次,学校组织看电影,电影散后,大家都着急回家而拥挤在过道里,前面的人无法前行,后边的人你推我搡,许多人因不堪挤压而叫嚷起来,郑永凯和谢中华就在我的身后,不知是谁踩到了我的鞋子,我回头冲后的人群大声地嚷了一句:“不要再挤了”。没想到郑永凯移花接木,自以为我的这句话是冲他而来的,他毫不示弱,顺口向我抛来几句肮脏地语言,愤怒之余,彼此间溢满火药的味道,虽然没有打起来,但也在彼此的心灵里留下了伤痕,从此,我们各自安好,没再交流过。
          印象之中,郑永凯是一位学习非常刻苦的学生,但学习成绩并不出色,每天除了学习就是学习,很少见到他在课外活动的身影,就是这样一位勤学苦读的学生怀着遗憾与大学失之交臂。
          毕业后的郑永凯接过父亲的铁锹在局二矿招了工,默默无闻他不甘心就这样在井下用铁锹挥舞人生,他坚信,知识一定能够改变命运。于是,郑永凯利用一切可以利用的时间,重新拾起曾经丢弃的课本,开始了他的自学考试之路,不懈的努力,让郑永凯走进了局煤炭工业学校。
           毕业之后,郑永凯重新回到矿山,采煤队、掘金队、运输队都洒下过他辛勤的汗水与付出的心血,知识为郑永凯拓展了更加广阔的理论视野,八百米深处,郑永凯用智慧与苦干丈量着煤海的深度,他当过技术员、班长、段长 ,如今的郑永凯已经成长为宁煤集团二矿通风队队长,他用自己绚丽的人生点笃着宁煤集团的未来与梦想。年华里,与煤共舞;智慧中,丰盈生命!
            那天,郑永凯要开一个安全工作会, 参观完母校之后,郑永凯又奔向了自己的工作岗位上,直到晚上九点多钟,郑永凯才忙完自己的工作后从石炭井开车赶到龙泉山庄,面对着林德明考好的羊肉串和烤饼,郑永凯一阵风卷残云,忙得林德明连杯酒都没有喝上。
           当晚,郑永凯和我们大家在圣水长江唱完歌之后,他又匆匆赶回了石炭井,因为,那里还有很多的工作等待着他去做、那里还有很多的风景等着他去描绘。在这里,我们祝愿郑永凯工作顺利,生活幸福,一切安好!